打拐与寻亲:关键的问题 在DNA信息收集

发布时间:2017-06-20 文章来源:安康生物


二十年前,寻亲渠道单一,只能通过在电线杆上贴寻人告示,一有线索就坐火车国内跑的方式寻找亲人。相比现在,随着基因技术、互联网技术的突飞猛进,民间打拐组织、寻亲信息平台相继成立,线下寻亲志愿者队伍日趋加大,各地公安、民政机构及社会亲子鉴定机构等力量也开始介入各类寻亲事件中来,寻亲要比以往方便了不少。但不得不说,即便现在,在茫茫人海中找到迷失的家,找到失踪的亲人,仍然异常艰难。

案例一:妹妹,你在哪?

树阿凤,女,现年72岁,户籍江苏省无锡市。六十一二年前,树阿凤的妹妹被父母送走,长大后的她常常遗憾还有一个亲人流落在外,血缘亲情血溶于水,她期待有生之年可以和妹妹团聚,哪怕见上一面,知道她还在世上就知足了。但迫于寻亲难度大、寻亲希望渺茫,一直以来,树阿凤在内心纠结的同时未曾花大力气寻找,直到近年来亲子鉴定的出现给了她希望,于是,树阿凤开始投入全市、全省甚至国内范围内的寻妹历程,这一坚持就是近10年。

然而,60年了,沧海变桑田,早已物是人非。几年前,她的父母带着遗憾相继过世,树阿凤可以提供的线索更加有限,只有父母生前透露的寥寥信息:1955年左右的春天,6月大的女婴在无锡市老国棉一厂门口(现无锡市梁溪区西水东附近)被人抱走,女婴身上有一个装着衣物和生辰的包裹。模糊的时间,模糊的线索,让树阿凤的寻亲路充满了未知。树阿凤尝试通过一些寻亲渠道联系过几个疑似妹妹的人,但通过安康亲子鉴定机构DNA亲子鉴定比对,没有一人与树家有血缘关系。

尽管寻亲比以前方便了,但线索稀少、时间久远的现实问题,依然让树阿凤的寻亲之旅如大海捞针。

案例二:她想填起血缘真空

62岁的殷玉英身体健康、儿孙满堂,换做其他老人一定心满意足,然而殷奶奶浑浊的眼神中难掩淡淡的遗憾和忧伤。原来,她是殷家62年前抱养的女儿,虽然养父母待她如己出,给了她家的温暖,可是随着养父母的相继离世,殷奶奶想填补自己血缘关系的空白的想法越来越强烈。同样的,虽然寻亲得到全社会的关注与支持,但因为寻亲线索稀少,在茫茫人海中找到自己的亲人依然非常艰难。

问及殷奶奶的寻亲情况,她一直重复着60年前的往事。那时候她才1岁多就被家人送走,1955年5月,她被好心人带到无锡南长街民政局待了一段时间,6月份,被现在的养父母领养。除这些拼凑的信息外,她还试图提供更多的线索,自己左手肩膀外侧有一个胎记,以前打疫苗留下的花痕也和别人不一样,被种在了右大腿的外侧。但是,对于原来家庭情况信息的 缺失,即使有媒体等寻亲渠道的帮助,也无法减少寻亲的曲折历程和一段段寻亲“插曲”的出现,即便她想要的很简单,就是找到自己的亲人,哪怕父母不在世,有个兄弟或姐妹也是好的,然而这个老人的夙愿在有生之年真能了去吗?我们谁也无法回答。

DNA信息收集,助您寻找亲人

无论当前的寻亲网站、寻亲节目,包括一些媒体的寻亲报道,这些寻亲渠道主要是在寻亲线索信息上下功夫,这种方式有很多局限。比如,年幼当事人受时间影响,相关记忆模糊甚至记忆中的信息失真是常有的;此外,文字表达的多样性、差异性,信息描述的不统一,重要信息的严重缺失等问题普遍存在,这大大加大了寻亲的难度,尤其是近几年来,除年久日长的自然寻亲外,一些地区对养男孩传宗接代、童养媳的痴迷,使得拐卖儿童的犯罪行为时有发生,这类拐卖儿童案件中的寻亲也是目前中国社会比较普遍和强烈的寻亲诉求之一。糟糕的是,拐卖儿童年龄普遍较低,寻亲信息只留存在当事人父母的大脑里,即使是借助社会化的方式寻找孩子也收效甚微。

面对寻亲线索的严重不足,我们除想方设法通过寻亲渠道等社会力量拓展信息源这一步外,还有大量的工作要做。其实,无论是拐卖儿童案件中的寻亲,还是年久日长的自然寻亲,即使经过信息比对吻合后,依然需要通过DNA比对确认,因为就目前的寻人思路而言,信息的吻合也可能是巧合,通过血样进行DNA比对才是直接有效的方式,技术也较成熟,99.99%以上可以确认血缘关系,一些刑事案件在确认身份时亦常用此方式。数据表明,寻亲中通过信息比对吻合的疑似亲属人员,经DNA鉴定后依然有半数以上被确认为并不存在血缘关系。

因此, 除寻亲信息摩擦外,直接通过DNA数据库进行寻亲未尝不是一种新的尝试,但这种比对要建立在数据库比较丰富的基础上,如果寻亲者与被寻亲者有一方的DNA信息缺失,比对即无法完成。所以充分整合现有寻亲DNA资源,加大DNA数据库存量未尝不是一种新的尝试,将寻亲者、被拐者、救助站不明身份的人员以及其他相关人员的DNA数据建立成更为全面系统的以DNA密码为搜索手段的寻亲系统显然有现实可能性。

与此同时,在拐卖儿童、孩子意外走失等时有发生的当下,为人父母也要提前做好预防,可以给孩子留下DNA身份的儿童基因身份证。儿童基因身份证,顾名思义将孩子基因信息和身份信息印在基因身份证上,只要孩子丢失,立即将儿童基因身份证中的基因数据对接公安局流失儿童基因库,这就如同购买了一份基因保险,一旦孩子走失,基因身份证可实现快速寻人。

骨肉相认、亲人团聚,也是安康亲子鉴定机构的社会职责之一,安康通过DNA数据采集、比对,已帮助盐城女孩王慧敏等187名寻亲人士找到亲人,并建立自己的DNA寻亲数据库积极帮助更多失亲人群。



有疑问? 直接咨询客服!

安康公告

鉴定项目与用途

常见问题